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小 丫

成长点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苗族小姑娘  

2018-04-15 08:29:3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苗族小姑娘 - 小丫(山夫记录) - 小 丫

 

苗族小姑娘 - 小丫(山夫记录) - 小 丫

 

小丫桂贵游记---青岩古镇小姑娘!(4月4日)



       去距离贵阳市30公里的青岩古镇。


       青岩镇,很有历史感的名字。


       恍惚觉着,这是三个刻在一卷竹简里的篆字,演绎着苍黄。


       走进青岩镇,明白了青岩二字表显的意义:青是石头的颜色,岩自然就是石头了。这是一个由青色的石头组成的世界:城楼是青石的,城墙是青石的,院落是青石的,牌坊是青石的,桥是青石的,路是青石的,就连许多房子也是一水的青石。


       镇子是顺着较缓的山势隆起的,一排排小筑比屋连甍,一级级台阶错落有致,恰似以青色的石头塑成了这个镇子的脊梁。


       这是不是这个古镇的品格呢?


       自然景观弥足珍贵,倘是人文景观,若不是自古而来,定是乏味。青岩古镇,从600多年前的大明走过来,被岁月滋养了,被沧桑濡染了,被劫难洗礼了,它的一砖一瓦、一梁一栋、一柱一檐,一草一木,仿佛都在诉说来自明清的风云变幻,那些寺、祠、庙、坊,还有缀以宫、阁、轩、府的门头,也仿佛都在低吟着历史的宫商角徵羽。


       现代人走进这里,若只一人,一定是不搭的,他会被这些历史淹掉。而今纷至沓来的游人鱼贯雁比,一下踏破了这里的宁静,扰乱了这里的安然,也浸淫了商业铜臭。这也是被名气所累。


       在深深地古巷里行走,脚下是被光阴研磨的光可鉴人的青石路,两侧是各种特色门面、层檐木楼的商家。拉糖的、捶银的、漏粉的、磨豆的、蜡染的,这些带有古代印记的买卖仍然活跃着,叫卖声声,回响阵阵,是一幅有声有色的市井风俗图。抬眼望,“水村山郭酒旗风”,招幌重檐之间,只有一线缝隙可以看到还阴着的天,真可说是斑驳幽深、古韵悠长的历史长廊了。


       小丫在这样的长廊里游刃有余的穿行着。她把遮阳帽背在身后,在我们前面蹦蹦跳跳的走,很潇洒。在定广门,她留下了身影,在文昌阁,她留下了身影,在唱歌的苗族大妈们身前。她留下了身影,在城墙边、在牌坊边、在城楼门洞、在湖畔、在小院门楼---在很多地方都一一留下了她的风采。


       在一个苗族小店,我们20元租到了苗族的服装,小丫大概天生和苗族有缘,穿上苗装,更是俊俏灵秀,走在街上,许多游人投来欣赏夸赞的目光,一时成为此一隅注目的焦点。我正给她拍着照呢,竟有两个大姐姐跑过来跟她一起合照。我把这张照片发给她爸爸,她爸爸说,啊呀,小丫还有粉丝了!


       小丫挺自豪,说:我是苗族小姑娘了!


       嗯。我说,你是漂亮的、青岩古镇的苗族小姑娘。


       走累了,在一块青岩石上坐下。小丫从包里拿出泡泡棒,甩出一串串好看的泡泡,又追着这些泡泡把它戳破,笑声郎朗。在古镇大城墙背景的衬托下,显得生动而优雅。


       流连忘返。


       古镇给人的印象是深刻的。它历经风雨却安之若素,饱受艰难却光彩鉴人,这分明就是青青岩石的风貌。


       当我们离开青岩镇,回首望去,青岩镇在暮色苍茫中,依然铮铮有色。


青岩古镇小姑娘 - 小丫(山夫记录) - 小 丫
 
青岩古镇小姑娘 - 小丫(山夫记录) - 小 丫

青岩古镇小姑娘 - 小丫(山夫记录) - 小 丫

青岩古镇小姑娘 - 小丫(山夫记录) - 小 丫
 
青岩古镇小姑娘 - 小丫(山夫记录) - 小 丫

青岩古镇小姑娘 - 小丫(山夫记录) - 小 丫

青岩古镇小姑娘 - 小丫(山夫记录) - 小 丫

青岩古镇小姑娘 - 小丫(山夫记录) - 小 丫
 
  
 
 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7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