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小 丫

成长点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买药记  

2018-04-12 15:37:4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买药记 - 小丫(山夫记录) - 小 丫

 

买药记 - 小丫(山夫记录) - 小 丫

 

小丫桂贵游记---买药记(3月31日)


       带小丫上阳朔县医院以后,实话说,我对他们的医疗水平心里没底。


       阳朔县人民医院很出乎我的意料,很老旧很小气的一个所在,像个大一点的乡镇医院,但肯定比好的乡镇医院还差。门头就不好找,因为根本不起眼,窝窝囊囊地淹没在阳朔大街的繁闹之中。进院子看,院落很局促,老楼老路。院子右手有个门诊楼,不大的门厅里,弃用的桌子随意的放在一侧,挡住了同样是弃用的取号机。到儿科,医生桌子上现着明显的灰尘,尤其是那个黑色的打印机,有年月没擦了,灰尘油渍都堂而皇之的摆着。还有化验室,置物台上黄色水渍斑斑,不知什么液体留下的。


       这个样子,让人对这里的医疗水平不得不打个问号。


       看来阳朔县财政状况不怎么样,与它的名气不相符。


       我立刻想起需要咨询烟台富顺医院的祝院长,让他遥控我。祝院长是我认识的一位医生,儿科专家,给小丫看过几次病。有他,我心里会踏实。我先给祝院长发微信,把化验血液的数值发给他。然后给他打了电话。祝院长详细问了一下情况后,说了三个意思,一是当地医生是根据当地流行病情况开的药,应该有道理,让我相信当地医院。二是劝慰我,说感冒肯定要有个过程,得三天两日的,要有思想准备,三是说要加点消炎的药。他给我说了几样消炎的药,让我选一样去买。


       这时候我在高铁站,高铁站四周是农田和大山,我上哪去买药?


       当然这句话不能给祝院长说,而药是要买的。我去问车站服务人员,服务人员说顺着站前大路往北走,很远的地方右边有一座孤零零的楼,楼前面有一个小药店。她又说太远了,要走20多分钟吧,又没有车,你去不了。我说我一定要去,时间来得及。


       我先弄懂了那个是北,然后想找个出租车。咄咄怪事,站前一辆出租车也没有,只有固定班车。记得来阳朔出站时有人揽客来着,怎么现在都没有了?路边有几辆摩托车,我想那是不是载客的?走近一看都是有车没人。摸不清是什么情况,不敢耽误时间,只好走着去。


       大路是新修的,没有行人,也没有几辆车跑过。两侧是山,景致不错,有阵阵花香传来。现在没有心情去看风景,我两眼一直踅摸,希望找到人问路。好长时间才看见有人在路旁地里砌井,是个泥瓦匠在忙活。我过去问他附近有没有药店,那人迟疑的说这边没有药店吧?你应该往你来的方向走,到兴坪镇去买药。兴坪镇?兴坪镇我们去旅游过,我知道到那里的话坐车都要20分钟,还修路堵车。我说了声谢谢,继续往前走。


       还好,走路25分钟后(这是我设置的极限时间,要不误高铁,25分钟内找不到药店的话,我只有返回),闻到一股臭味,左边是一个养猪场,接着出现了一个村子。我一阵欣喜。打听了一下,终于找到了村子的药店---一间门前搭着雨棚的小趴趴屋。


       怀着希望我走进这个小屋。


       屋子很暗。当我的眼睛适应屋里的黑暗,我才看清,屋子里有一个抱着孙子的矮个子老哥,还有一个在躺椅上躺着的黑黑汉子,黑汉子在打吊瓶。矮老哥是这个屋子的主人。我简单说了情况,他说我要的药有,买了,10块钱,感觉没有宰我,好人。我别提多高兴了,回程路上我对着天空说了两句话,一句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呀,一句小丫你快快好吧!路上也就走的轻松起来。


       我来时问路的那个人还在那里干活,见到我就热情地打招呼,问买到药了吗?我扬了扬手中的药盒,说买到了!那人走过来,在我面前站定,说你真不容易呀!又有点愧疚地说,我不知道这边有药店,我不是这里的人,我是福利镇的。我说哦,我知道,就是刘三姐那个镇的。他说对对对。然后他问我是哪里人,我说我是山东的,他说山东我刚刚去过,接什么工程,我也没听清。然后从腰包里拿出一张名片,要和我聊聊的意思。我急着赶高铁,急着给小丫吃药,哪有时间呐!我接过名片,说谢谢谢谢,我要赶快走了。那人说哦,好好,以后见。走出老远,他又对着我喊了一句:有工程给我揽着!


       这人挺有意思。我看了一下名片:福利镇安装建筑施工队,黎水连,助理师,名片是用低档相纸裁的。心里疑惑,助理师是个什么头衔呢?不过他还真是个干买卖的,有很强的营销意识,任谁他都能立马抓住。


       如沐春风一般回到了车站。


       然而接下来是一个猝不及防的大反差,我经历了当头一个炸雷!


       在我轻松又高兴地回到候车室要给小丫吃药的时候,小丫奶奶心细,看了看药的有效期,赫然发现药居然是过期的!有效期是到20171231日,超期整整三个月!立时,一盆冷水浇到我头上。


       我一下怔住了,傻了!瞬间,又转成了对那个矮个子卖药人的愤怒!


       10块钱,没宰我,他应该知道那药是过期的。


       那个有效期的数码是压印在药盒上的,不是白纸黑字,不借助合适的光影角度是看不出那些数字的。在时间急的情况下,谁还去那么仔细的看有效期,何况,谁知道那人会这么下作!


       这和谋财害命有多大区别?


       及时发现了,还好。只是已经没时间再去别的地方买药,更没时间去找那个矮个子卖药人理论。但是不能马上加服消炎的药,可怜我的小丫了。


       小丫居然幸灾乐祸,大笑:哈哈哈,爷爷真有意思,买药也不看看上边的时间,买的药扔啦,哈哈。


       上了动车,我去找列车长,问车上有没有常备药品。列车长是一个年龄不大的姑娘。她问了情况,抱歉的说车上没有准备 药,她好像懂点儿医疗常识,说我们想办法给孩子物理降温吧,我先给你找湿巾。我说我有湿巾。旁边售货台的乘务员建议,说她把两罐饮料放冰箱里冷冻,一会让我去拿回来给孩子降温。这个办法尽管最后我没用,但是她们的为乘客着想的态度让我很感动。后来列车长又特地找到我(不知她是怎么记住我又找到我的——我的座位让小丫完全占领了,我到处打游击蹭座位,可列车长还是找到了我)问小丫的情况,说有什么问题尽管找她。


       动车上列车长和乘务员热情的态度,冲减了我买药时的愤恨、懊丧。她们真的做得很好、很够,我很感谢她们!


       她们是D8270次阳朔到南宁东的动车。


       好在路上小丫的状况很稳定,在奶奶怀里睡得很香。


       晚上到南宁已经10:00多。当务之急,下高铁后先打车找药店买药,并立即给小丫吃上。然后去酒店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